日常中二,日常想k一大堆问手老师。

cn戏子,随您怎么叫。



今生有幸识您,望余生也要一直开心下去。


疑似隔壁九龙跑出来的患者,傻不拉几好相处,只要我和您看对眼。


拖更选手,一年不更也是有可能的。
随缘更新。




贴吧ID:紫雨泪芸

人傻话挺多,不嫌弃的话可以找我玩呀。


看到我请催我抱大佬大腿。
_(:з」∠)_

[路鸣泽]一个很短小的东西

本来是想作为生贺来着……[挠头]

  不过因为看着就尴尬然后毫不犹豫选择糊了重写。

  这篇就当龙族Ⅲ中小恶魔没有出场的小剧场[并不]



   座头鲸从来都是一个善于解剖性格的男人,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前,他一直都是那个人。

  “小樱花理解的爱用尽全力,透出绝望的气息,只是孤独之人的互相呼唤而已。”

  “爱是阳光雨露,滋润人心的良药,而小樱花认为的爱是快要渴死的人在对天空呼唤雨水。”

  路鸣泽透过红酒酒杯里的红酒,看到了远处水泥筑起的高厦,白色大楼因为红酒滤镜而变成浅浅一层的紫红色。红酒因为橡木桶的沉淀,而慢慢积累着醇香,也随着醇香滋生出像是血一般的色彩。

   “哥哥的确很孤独啦,不然怎么会是一只沉睡的野兽。只不过那只野兽偶尔也会醒一次,撕咬粉碎那些觊觎最高位的垃圾。”

    穿着白色和服的少年,仰头一口把红酒杯里的红酒喝下,鸽血般的殷红色液体顺着嘴角流到了月白色的和服上面,红色的酒液染糊了印在和服上的暗花。

  他一直都在日本,离路明非可以说是挺近的。乘着那列VistaDome海蓝色的老式火车,沿着乌鲁班巴河,从库斯科小城去往马丘比丘喂羊驼的度假计划早就在去年和三无一起完成。那个穿着海蓝色及膝裙的红发大美女不过只是过客而已,在车上拍张照留念留念下车互相说声再见,转过头各走各路。

   故地重游,路鸣泽现在没有那份闲心,求婚这事只是胡诌逗逗路明非这个傻哥哥而已。

   “其实我也想让哥哥你活到四个现代化啦,甚至比这更久,只不过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有我这个燕赤霞在,哪只鬼能吃掉哥哥你呢。”

 

昂,真正生贺
绘路

以手鞠星河

评论
热度(19)

© 商榷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