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君喻月

信徒

我仰望着他。

我的神明。

即使他跌落尘埃,谁人可欺,也仍是仰着头看着他。

我不置否他的决定。我的神明爱着他的万千苍生,宁愿为苍生撵弃过往辉煌

苍生不配,人间不值。

可他值得。

我的神明。

我不是血雨探花这般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厉害信徒,也不能媲美他的忠诚。

但我知道,我的神明很好。

我是他的信徒,他亦是我唯一信奉的神明。

百日双杰活动三宣

百日双杰的太太们冲鸭!!


混在神仙堆里的小新萌为神仙打call!!


百日双杰:

文案




巳时刚过,魏婴就已经在荷塘边点了爆竹。



他手里捏着个精巧的小火折,浑然忘了自己是个一身修为的金丹修士,像个小孩子似的又怕又喜地将火苗凑近爆竹的引线,细长的眼尾颇有些紧张地眯着。




眼瞅着爆竹被引着,魏婴赶紧地后退几步捂好耳朵,爆竹在地上旋了几圈,终于“嗖”的一声向上窜去,裹着火药的红纸在半空中被炸得四散跌落,飘飘忽忽地落了几片在魏婴的头顶上。




魏婴拈了一片握在手里,一回头正看见江澄从连廊上拐出来,怀里抱着...

[安雷.联文]不知我

是和香烟老师的联文!!
香烟老师她超棒!!她有那么————好[比划]
@•Vapour•

00.

  冬季的雪姗姗来迟,现在正是冬日时节,中旬的落雪在空中缓缓飘矣。

  这是这个冬季的第一次雪,我看着它,一片一片地,落满了整个王国。

而我效忠的皇,站在宫殿的最高处,那是祭祀用作占卜的星台。他一个人站在那里,背影看着让人觉得心底落着莫名的落寞和孤寂。

  他注定生来高贵,可他却是展翅自由翱翔于天穹的桀骜雄鹰,无上王权就像囚禁的鸟笼。

他到底是成了笼中鸟,掌中蝶。

  雷狮总是会打破那些束缚他的一切,就像以前还是三皇子的他一样,不顾他的父亲严禁勒

[江澄]背影成双



“你不走吗。”

“为何要走?妾身就伴在夫君身侧!”

“你该走了。你看他们,他们不是也走了吗。”

“可是你我为夫妻,夫妻之间不应隔阂。他们走了就走了罢,他们有自己的家人,可是夫君就只有妾身啊!若妾身走了,夫君不就是孤家寡人,孑然一身了吗?”

“你怎还是如此固执?……我早已是寡人一个,不过画地为牢,困住这几分故梦。而你……你还有未来,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你于我之情谊我自然是知晓,可惜,你找错了人,我并非是你想要的良人。”

  “夫君自然是妾身的良人!夫君待妾身的好,妾身一直都记得!夫君这般好的人,他们不愿信,只相信他们口中的‘道义’。可是所谓的道义二字,说到底,...

[龙族]旅人与行

  01.

   “绘梨衣……又出门了吗……”

  源稚生略带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难得地露出几分平常不会表现出来的无奈。

  “是的。但是绘梨衣小姐应该记得回来的路。”

  穿着职业套装的助理矢吹樱扶了扶黑色的橡胶眼睛框,面如老///狗般的淡定自若。怀在胸前的黑色文件夹露出了白色纸张的边角。

  “可是才昨天带她熟悉的路啊……”源稚生像个老妈子地叹了口气,尾音还没散,又习惯性地用眼角扫过挂在墙上的复古钟摆。“算了。樱,今天的安排?”

02.

   穿着日本巫女服的漂亮女孩站在路...

[6H/路绘]以手鞠星河

 --祝路明非生贺

--cp路绘/绘路

-源稚生性转视角-

-

  我曾有幸与她结伴而行,那是在夏花绚烂而绽的六月下旬,她如秋叶般的静美。

那时的我厌恶都市的腐烂,对霓虹灯的城市早已叛道离经,所以我决然辞去父母安排的工作,不顾所有亲友的反对,拉着拉杆行李箱,开始了我的路途。

  我认定随心而安,想去哪就买上一张车票,也没细想就上了老式的绿皮火车。我在火车上,找到了最初坐在空调房里设想的安宁。

  我醉心于自然的美丽和恬静,它们的美丽都是难得一见,我算是幸运的那一类,每次都能蹭上。所以我尝试着把那一刻的美好,变成...

自己祝自己生日快乐吧。

考试也要加油。_(:з」∠)_

戏子超可爱!

[路鸣泽]一个很短小的东西

  

座头鲸从来都是一个善于解剖性格的男人,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前,他一直都是那个人。

  “小樱花理解的爱用尽全力,透出绝望的气息,只是孤独之人的互相呼唤而已。”

  “爱是阳光雨露,滋润人心的良药,而小樱花认为的爱是快要渴死的人在对天空呼唤雨水。”

  路鸣泽透过红酒酒杯里的红酒,看到了远处水泥筑起的高厦,白色大楼因为红酒滤镜而变成浅浅一层的紫红色。红酒因为橡木桶的沉淀,而慢慢积累着醇香,也随着醇香滋生出像是血一般的色彩。

   “哥哥的确很孤独啦,不然怎么会是一只沉睡的野兽。只不过那只野兽偶尔也会醒一次,撕咬...

[安卡]花祝

    坐落在首都郊外的洛菲特花园是一个神秘又美丽的地方。

  洛菲特花园的主人是一个有着绅士风度的小少年,他总是悉心地照料着洛菲特里的花卉,让她们美奂绝伦地开放。

  翡色眸子蕴含着无尽温柔,无论是对待什么都是一样如此。

  穿过玛格丽特王妃花丛,就是一条通往花亭的小路,欧月条蔓缠绕着深插在土泥之中的木架之上,无尽夏的枝桠错在花架蔓延,盛开粉嫩色的小小花球,花亭周围围绕着朱丽叶丛。

   花卉特有的芳香时常让一些小昆虫前来拜访,如镂雕般双翼的黑色蝴蝶常常落在那些花上,扇动翅膀,翩翩起舞。

少年时常坐在...

© 卅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