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中二,日常想k一大堆问手老师。

cn戏子,随您怎么叫。



今生有幸识您,望余生也要一直开心下去。


疑似隔壁九龙跑出来的患者,傻不拉几好相处,只要我和您看对眼。


拖更选手,一年不更也是有可能的。
随缘更新。




贴吧ID:紫雨泪芸

人傻话挺多,不嫌弃的话可以找我玩呀。


看到我请催我抱大佬大腿。
_(:з」∠)_

[安雷.联文]不知我

是和香烟老师的联文!!
香烟老师她超棒!!她有那么————好[比划]
@•Vapour•

00.

  冬季的雪姗姗来迟,现在正是冬日时节,中旬的落雪在空中缓缓飘矣。

  这是这个冬季的第一次雪,我看着它,一片一片地,落满了整个王国。

而我效忠的皇,站在宫殿的最高处,那是祭祀用作占卜的星台。他一个人站在那里,背影看着让人觉得心底落着莫名的落寞和孤寂。

  他注定生来高贵,可他却是展翅自由翱翔于天穹的桀骜雄鹰,无上王权就像囚禁的鸟笼。

他到底是成了笼中鸟,掌中蝶。

  雷狮总是会打破那些束缚他的一切,就像以前还是三皇子的他一样,不顾他的父亲严禁勒...

[江澄]背影成双

-舅舅和舅妈
-请自行代入舅妈一角,进不了不怪我
-佛系写手,佛系心态。
-单纯的对话流。
-我为江澄江宗主打call!
-为他痴为他狂,为他哐哐撞大墙
-天灵灵地灵灵,ky怪,杠精滚远点
-带*的话是江宗主说的,耶。
-ooc我的,舅舅舅娘的。

“你不走吗。”*

“为何要走?夫君在何处,妾身就伴在夫君身侧!”

“你该走了。你看他们,他们不是也走了吗。”*

“可是你我为夫妻,夫妻之间不应隔阂。他们走了就走了罢,他们有自己的家人,可是夫君就只有妾身啊!若妾身走了,夫君不就是孤家寡人,孑然一身了吗?”

“你怎还是如此固执?……我早已是寡人一个,不过画地为牢,困住这几分故梦。而你……你还有未来,...

[龙族]旅人与行

  01.

   “绘梨衣……又出门了吗……”

  源稚生略带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难得地露出几分平常不会表现出来的无奈。

  “是的。但是绘梨衣小姐应该记得回来的路。”

  穿着职业套装的助理矢吹樱扶了扶黑色的橡胶眼睛框,面如老///狗般的淡定自若。怀在胸前的黑色文件夹露出了白色纸张的边角。

  “可是才昨天带她熟悉的路啊……”源稚生像个老妈子地叹了口气,尾音还没散,又习惯性地用眼角扫过挂在墙上的复古钟摆。“算了。樱,今天的安排?”

02.

   穿着日本巫女服的漂亮女孩站在路...

[忘羡]生生心不死

-我随便写写,你随便看看。
-魏无羡篇-
-得偿所愿
-两篇一个系列-

[蓝忘机篇]

  蓝忘机怎么也想不出再合理的解释。不信,可他始终也找不到那个人。

  心心念念,念而不得。

  夜寐,梦中有他,醒后除了他外,无人记得还有这一个人 。

  像童话故事里的小美人鱼,投身大海,化身海上浮沫。寻找她的人们皆在望无垠海高声呼喊,无人看到白色的浮沫在悄然散去。

   蓝忘机问过江澄,而后者质疑问难。还建议他上医院检查检查。

  蓝忘机的确去过医院,诊室医生金光瑶是他兄长的好友,所以金光瑶也很含蓄地告诉他,他可能是得了臆想症...

[6H/路绘]以手鞠星河

 --祝路明非生贺

--cp路绘/绘路

-源稚生性转视角-

-

  我曾有幸与她结伴而行,那是在夏花绚烂而绽的六月下旬,她如秋叶般的静美。

那时的我厌恶都市的腐烂,对霓虹灯的城市早已叛道离经,所以我决然辞去父母安排的工作,不顾所有亲友的反对,拉着拉杆行李箱,开始了我的路途。

  我认定随心而安,想去哪就买上一张车票,也没细想就上了老式的绿皮火车。我在火车上,找到了最初坐在空调房里设想的安宁。

  我醉心于自然的美丽和恬静,它们的美丽都是难得一见,我算是幸运的那一类,每次都能蹭上。所以我尝试着把那一刻的美好,变成...

[忘羡]得偿所愿

   -

   对于你们说的那个大佬,我想我是应该见过他的,应该就是今年七月中旬的时候。
 
  风度翩翩,衣诀缈缈,丰神俊朗。

  反正好看的很。

  他一来就指明了说要纹名字。一句话,行就行,不行他就走。

  干脆利落。

  那时我想着可能他还不知道在身上纹名字的意思。身上纹人别的名字可是一生挚爱的那种,洗纹身也是疼的很。

   他听过之后笑了笑,笑容明媚。

   他说他就是知道才会来找人纹身的,不过找了那么多店,没有人肯帮他纹上,我这是最...

自己祝自己生日快乐吧。

考试也要加油。_(:з」∠)_

戏子超可爱!

[路鸣泽]一个很短小的东西

本来是想作为生贺来着……[挠头]

  不过因为看着就尴尬然后毫不犹豫选择糊了重写。

  这篇就当龙族Ⅲ中小恶魔没有出场的小剧场[并不]

   座头鲸从来都是一个善于解剖性格的男人,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前,他一直都是那个人。

  “小樱花理解的爱用尽全力,透出绝望的气息,只是孤独之人的互相呼唤而已。”

  “爱是阳光雨露,滋润人心的良药,而小樱花认为的爱是快要渴死的人在对天空呼唤雨水。”

  路鸣泽透过红酒酒杯里的红酒,看到了远处水泥筑起的高厦,白色大楼因为红酒滤镜而变成浅浅一层的紫红色。红酒因为橡木桶的沉淀,而慢慢...

[安卡]花祝

    坐落在首都郊外的洛菲特花园是一个神秘又美丽的地方。

  洛菲特花园的主人是一个有着绅士风度的小少年,他总是悉心地照料着洛菲特里的花卉,让她们美奂绝伦地开放。

  翡色眸子蕴含着无尽温柔,无论是对待什么都是一样如此。

  穿过玛格丽特王妃花丛,就是一条通往花亭的小路,欧月条蔓缠绕着深插在土泥之中的木架之上,无尽夏的枝桠错在花架蔓延,盛开粉嫩色的小小花球,花亭周围围绕着朱丽叶丛。

   花卉特有的芳香时常让一些小昆虫前来拜访,如镂雕般双翼的黑色蝴蝶常常落在那些花上,扇动翅膀,翩翩起舞。

少年时常坐在...

© 商榷戏 | Powered by LOFTER